“时隔多年,我仍记得那时的惊鸿一瞥,她于秦淮的烟火中踏歌而来,朱唇轻启,一曲过后已是微醺。
唱的是,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
从此,秦淮与长安就都缠上了情丝,剪不断,理还乱。” 


摄影:阿喵
出镜:溢灯灯

评论 ( 1 )
热度 ( 23 )

© 阿喵_帅不过三秒 | Powered by LOFTER